bf5ri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詭異入侵 ptt-第0254章 套取機密分享-txptm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占先生虽然惊疑不定,却也没有怀疑到眼前这个柳大师的身份有问题。
脑子飞速运转,回想着见到老柳之后,自己的言行举止,虽然是摆了一下臭脸,说了几句不太中听的话,但作为老柳的上线,占先生自问尺寸拿捏得很好,应该不至于激怒老柳。
再怎么说,这事的确是老柳办砸了。说他几句,摆点脸色,那不是正常反应么?
以老柳一贯的尿性,就算听不进去,也肯定会阳奉阴违,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翻脸反戈啊。
尤其是老柳把他含在嘴里的毒物取出来,这个动作非同寻常。这是提防他服毒自杀。
联系到老柳问的那些话,占先生转念之间就想明白了。
老柳这是要逼供的节奏!
取出嘴里的毒,是要他不能用自杀来对抗,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占先生的脸色变了。
“老柳,你可别犯糊涂。这边的事,你虽然有点过错,但也不至于把你怎样。可你要是再作乱犯上,可就很难挽回了。”
占先生显然还想化解“柳大师”的念头。
“占先生,你误会了。我根本没想挽回。”江跃好整以暇地笑道。
“你……”占先生满脸惊愕,死死盯着江跃,许久才叹一口气,沮丧道,“老柳,我可以问为什么吗?”
“为什么?占先生何必装糊涂?”
江跃故作深沉,用问题来回应对方的问题,归根结底还是想从占先生口中套出一些有用信息。
占先生皱眉:“你不会是记恨我平日里对你太严厉了吧?”
江跃笑了笑:“你觉得就这些吗?”
“唉,我知道,上头对你是用了点见不得人的手段,可这也不是针对你一个,我也一样。老柳,你该不会觉得,凭你一个人,就能对抗整个组织吧……”占先生叹道。
“哼!我有这一身本事,又何必受你们摆布?又何必在你们面前装孙子?何必牺牲自由,牺牲尊严?”
占先生又叹一口气:“你说的这些,都在理。不过,你应该也很清楚,如今这个世道,靠个人单打独斗是成不了气候的。如果你知道咱们组织背后有多大能量,恐怕你也就不会有这些糊涂的念头了。”
“多大能量?难道还能反了天不成?”江跃故作不屑。
“这么说吧,咱们组织可不仅仅是活跃在中南大区,在整个大章许多大区,都盘踞着势力,你在星城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即便是我,在星城也只算得上是个中上层而已。”
“那又怎样?”
“唉,老柳,你还是没懂我的意思啊。以你的实力,如果这次银渊公寓事件表现突出,上头原本是打算给你正式身份,吸纳你进入核心圈子,授予你内部勋章的。到那时候,你就是自己人,可以参与内部的许多决策,了解内部的很多信息。”
“就像你一样么?我看也没什么好的。遇到更高层,还不得是装孙子,点头哈腰?”
占先生当然听出这讽刺的意思,不过这个节骨眼上,自尊心显然不重要。
“老柳,你跟我不一样。你是奇人异士,有特殊才能。你要是进入核心圈子,上升空间比我大。而且,享受的资源跟我不一样啊。”
“能有多大不一样?”
“太不一样了。像我这种不具备特殊才能的,到这个位置基本上是到顶了。再怎么风光,无非就是眼睛能看到的这些荣华富贵,金钱美女。你们不一样,进入核心圈,级别上去之后,是可以享受其他资源的。”
“什么资源?”
“你经常去黑市交易,应该知道黑市流通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吧?”
朝花就在夕拾
“灵物?”
“是啊,老柳,你是此道中人,应该知道灵物资源何等稀有吧?”占先生忙道。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享受你们的资源,自然要给你们卖命。难道还能不干活光享受资源?”
占先生嘴唇微微翕动,看上去想说什么,却又有些犹豫。
“怎么?不是说了吗?咱们聊几句掏心窝子的,看来占先生还是有顾虑啊。”江跃怪笑道。
江跃一边说着,手中的水果刀在手指表层轻轻刮了刮,又放在占先生的脸颊上比了比。
金属的锋寒贴在占先生脸颊上,让占先生顿感菊花一紧,汗毛忍不住倒竖起来。
“老柳,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啊。”
“那你就好好说呗。”江跃缓缓收回刀子。
“罢了罢了,老柳,本来你还没有正式身份,有些东西是不能跟你说的。不过话都到这份上了,我就破个例,冒点险跟你说道说道。”
“咱们组织,有严格的构架,每吸纳一个内部人员,都是非常谨慎的。所以你看着咱们人手很多,其实真正拥有内部身份的,其实并不多。”
“所以,我给你们卖命这么久,到头来还只是外人,对吧?”江跃板着脸,故作恼火道。
“老柳,你也别抱怨。咱们内部考核一个人,需要一个过程。尤其像你这种奇人异士,更需要严格考核。可一旦通过了,待遇也是截然不同的。就你的实力和本事,一旦通过审核,直接就是三星级,和我平级。这还只是保守的估计。过个一年两年,说不定就是四星,乃至五星!”
“而每对应一个级别,享受的待遇都是不一样的。如果你是三星,又是异能人士,每个月就算什么都不干,都能免费领取一份灵物,这相当于保底待遇。级别越高,保底的待遇就越高。”
“至于灵物之外的待遇,也同样享受。金钱自然不用说,女人也不用说。包括内部的一些福利,都可以享受到。”
“此外,除了有任务下来,你的个人行动基本是自由的。你要赚外快,搞点好处,只要不影响大局,上头一般不会干涉。”
“最关键的是,诡异时代来临,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势力罩着,各方面保障肯定是远远好过你单打独斗的。你可以享受最安全的房子,享用最优质的食物。老柳,你可千万别小看这些,说不定过了几年,一块干净的面包,一口没有污染的清水,都是奢侈资源。”
占先生求生欲望真的很强,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信息量之大,江跃一时间都有些消化不了。
像他说的,过些年,一块面包,一口清水都可能是奢侈资源,江跃其实也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
如果整个盖亚星球出现变异,各种诡异物种不断出现,挤占了人类的生存空间,对人类的生产生活而言,打击肯定是巨大的。
如果正常的工农业生产链被摧毁,人类回归到原始刀耕火种的时代,也未必没有可能。
穿越 之 女 配 逆襲 記
到那时候,许多现在看着像是日常消费的东西,还真有可能成为奢侈品。
当然,这一切也未必就一定会发生。
江跃更好奇的是对方背后的势力构成,听占先生这口气,他背后这个势力,应该是存在很久了。
绝不会是诡异时代才冒出来的。
在全国各大区盘根错节,都有势力盘踞,星城也许只是其中一个据点。
试想一下,除了大章国官方,竟有这么一个可怕的势力隐藏在暗处,仔细想想,确实让人毛骨悚然。
就相当于卧榻之侧,潜伏着一头猛虎。
“占先生,以你的地位,也才是三星待遇,生死都不能自控,我就好奇,咱们到底有多少级别?又得混到哪个级别,才能真正活出个人样?不再受那么多牵制?”
“老柳,你太纠结了。难道你觉得你现在活得没有人样?难道你觉得我占某人活得没个人样?”
“你就给句痛快话吧?混到什么级别才算有个奔头?”
占先生叹道:“不是我不给痛快话,坦白说,我也说不清楚。我到了三星级,基本也就到头了,再上去很难。整个星城我能接触到最高的,也就是五星级。”
“星城最高有几星?总共最高有几星?”
“老柳,你为难我了。我说得很清楚了,我能接触到最高的也就是五星。是不是星城最高我也不清楚。星城最高有几星,整个大章国最高有几星,这是我接触不到的机密。也许过些年你升到五星了,自然能解密。”
江跃一直启用着窥心术,占先生这番话,倒没有什么水份。
看上去这家伙确实还接触不到最高层面。
本以为这次面对的是个王者,谁想到依旧只是区区青铜。
豪門 孽 情
江跃忽然想起一事,问道:“占先生,那老柳忽然觉醒,子弹打不中他,如此可怕的觉醒程度,对组织岂非是巨大的威胁?”
之前江跃说起子弹无法打中的事,占先生曾说过一句话,引起江跃的注意力。
他曾说,不怕子弹的人,咱们组织又不是没遇到过。
这句话,让江跃想起自己那次购车归途中被袭击的旧事。
他一直怀疑,那次袭击案跟星城潜伏的势力有关,占先生那番话,无疑有点印证他这个猜测。
所以他才有这试探性一问。
“子弹打不中也不算什么,这是诡异时代的必然。未来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觉醒者不怕子弹,但那又如何?大口径子弹扛得住吗?穿甲弹扛得住吗?rpg扛得住吗?更别说还有更多重武器。这个世界没有杀不死的人。哪怕是钢筋铁骨的超人,也许一个小小的病毒,就能让他不知不觉死掉。老柳,这方面,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啊。”
“哼,我是术士,可不是生化专家。”
“只要能杀人,那就是最好的杀人术,不管什么领域,什么身份。”
“所以,前一阵袭击觉醒者有一次死伤惨重,遇到的也是这种不怕子弹的么?”
占先生一怔,反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事?”
江跃见他这个反应,顿时知道柳大师和这家伙没有沟通过这个事。
不过他的反应也很快,冷笑道:“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我也长了耳朵的好吧?听说星城主政大人的千金都卷进去了。”
“那次失误对我们行动打击很大。”
“不就死了几个人么?”
“死了几个人事小,关键是有活口,暴露了一些东西。以至于组织不得不壮士断腕,取缔了几个点。不过即便如此,还是引起了星城高层的警惕。以至于我们现在的活动,要更加小心翼翼,布局要更加谨慎仔细。尽量不能出差错。以免打草惊蛇。”
占先生说到这里,猛然一顿。
他蓦地发现,自己今天好像有点说多了。
哪怕是为了求生,为了说服老柳,有些本不该说的话,竟还是门把住门。
“老柳,你平时完全不关心这些东西,怎么今天好奇心这么重?”占先生冷静下来后,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以他平时对老柳的了解,他根本不会在意这些东西。
老柳作为一个有特殊本事的术士,一向对自己的手段极为自信,压根瞧不起那些空有一些身体蛮力的觉醒者。他向来觉得,术士的手段才是最优秀的,可以把人玩弄于股掌之间,杀人于无形。
靠拳头腿脚武器杀人,那不算什么了不起,谁都会。
怎么这会儿,却对觉醒者评价这么高?口气听起来还颇为忌惮?这不像平时那个眼高于顶的老柳啊。
“平时不关心,那是因为你口风紧。这会儿好奇心重,是因为你落在我手里,你不得不开口。”江跃笑呵呵道。
占先生脸色颇为难看,想发火,却还是压制住了。
语重心长劝道:“老柳,该说的我都说了,咱们这玩笑也开得差不多了。再耽搁下去,我的随从就要赶回来。让他们看到咱们这个样子,场面会很尴尬,必然会引起没必要的冲突。你现在给我松绑,咱们就当是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从今以后,咱们还是一条心给上头办事。说真的,咱们之间没有私人恩怨,完全没必要撕破脸,对吧?”
“最后一个问题,咱们这个组织,叫什么?”
占先生闻言,脸上的肌肉一阵跳动,眼神惊讶地盯着江跃,就好像看到一个陌生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