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wfxd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臨淵行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相百里瀆-kwnfp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莹莹,你船开稳一些!”苏云大声道。
莹莹驾驭五色船,横冲直撞,所向披靡,将一艘艘挡路的楼船大舰撞得东倒西歪,船上的仙人见状,顿时万千神通如箭雨般呼啸打来!
饶是莹莹法力雄浑,也是抵挡不住,苏云见状,急忙催动黄钟,将五色船扣在钟下!
只一瞬间,万千仙术神通便轰在黄钟之上,将黄钟打得几乎当场破灭!
九天飞翎
苏云闷哼,同时与这么多的仙人做法力神通上的抗衡,他立刻感应到黄钟内传来无以伦比的反震力,将他压迫得几乎要吐出血来。
万千神通作用在黄钟上的反震力,在这一瞬间传导到他的肉身之中,要将他摧毁!
他可以一招之间干掉这些仙人,但那是神通的奥妙,他以一种更高层次的神通,可以解决对方。
但同时接下这些仙人的攻击,便相当于法力神通上的碰撞,不仅考验神通,同样考验修为。倘若修为不济,神通再怎么精妙也会被对方震成重伤!
苏云的修为是短板,目前还是道境二重天,相比其他人来说已经算是很快了,但是苏云知道自己比芳逐志、师蔚然等人多花了五十年的时间才修炼到这一步。
他并非比第一仙人的修行速度更快,事实上,他比第一仙人的进境慢了很多。
——当然,修炼上他不如芳逐志和师蔚然迅猛,但是在道行上,他超过两位第一仙人太多,哪怕西山散人、月照泉等六老把各种大道之秘倾囊相授,在道行上芳、师还是与他有着莫大的差距。
以苏云而今的修为,是绝对接不住这么多神通!
苏云催动先天一炁,先天紫府经运行,肉身中大大小小的黄钟震荡,他的体内传来咣咣的钟声,便将万千神通的反震力消弭于无形!
苏云愕然:“不对,这与我想象中的不一样!”
在他的想象中,他应该遭到重创,哪怕能将万千神通的反震力消弭,他也会因此五脏六腑受损。
然而他在化解万千神通反震力的时候却发现特别轻松,比他预想中的要轻松许多,没有感受到多大的压力,便将这些神通的余力卸去。
凝练出鸿蒙符文对他意义重大。
这道符文一成,可以说改变了他的修为结构。
他的修为是由先天一炁组成,先天一炁道,也是神通,还是法力。
鸿蒙符文改变了先天一炁的构造,虽然先天一炁看起来与从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但先天一炁已经从根本上发生了改变。
他调动先天一炁化作黄钟,黄钟的威力也自暴涨,这便是他接下万千神通也没有受伤的原因。
“完成鸿蒙符文的先天一炁,威力居然这么强?”苏云又惊又喜。
两座雷池碎片上,一尊尊仙人杀来,雷池碎片上也有着崇山峻岭,各种神通在山川之间穿梭,瞬间便会来到他的跟前!
有些仙人甚至直接飞身而至,手持仙兵,近战搏杀!
苏云聚气为剑,剑光一动,霎时间形成劫运剑道的终极招式,尘沙浩劫环无穷!
无数道剑光铺开,围绕他旋转,绕动,形成一个巨大的轮回环,每一道剑光都蕴藏着一种奇妙至极的剑道神通!
那些杀来的仙廷仙人,立刻感应到自己的劫运,竟然隐约间与苏云四周漂浮的一道道剑光连接在一起!
他们杀来,冲来,便见那一道道剑光飞起,仿佛被劫运所引,向他们冲去!
苏云迈步前行,周围一道道神通和仙兵被黄钟所阻,而那些靠近的仙人往往突然间被剑光所斩,道行尽失,死于非命!
这便是武仙人也难以企及的剑道成就,甚至无法学会的剑道成就。
尘沙浩劫环无穷,将武仙人的劫运之道与剑道完美融合,苏云四周的剑环,便相当于一个巨大的劫运雷池!
向苏云出手,便会引动这雷池,尘沙浩劫便会将对方格杀。
当年武仙人须得收取雷池,借用雷池,炼成劫运仙剑,才能让自己的仙剑感应诸天万界是否有渡劫之人,以此降劫。
他需要借用两件东西,雷池,仙剑,因此当仙廷得到他的劫运仙剑后,他便没有了用处。
而苏云手中无剑,也没有雷池,他凭借的是自己对劫运的领悟,便可以做到这一步,更为关键的是,他的剑道更强,更加高深!
苏云所在的那片雷池碎片上,剑光神出鬼没,只听得一声声凄厉惨叫不断传来,一个个冲杀而来的仙人相继殒命,根本没有人能够破解那诡异的剑招!
劫运之道和剑道,都是正宗无比的仙道,没有任何诡异之处,但是道行的层次差距太大,低层次的仙人去看苏云的神通,无法理解,于是便会觉得诡异。
其他仙人见状,肝胆俱裂,不敢拼命,急忙各自纵身,跳下这块雷池碎片。
苏云闲庭信步,走到另一座雷池碎片上,如法炮制,将这片陆地碎片上的仙人杀的杀,逐的逐,很快清扫一空,这才顺着金链来到五色船上。
五色船上也有许许多多仙人,正在唯恐莹莹,莹莹一边抵抗,一边控制五色船的航行,避开其他追击的楼船,很是辛苦。
苏云施展紫府印、四极鼎印、焚仙炉印,连续换了十多种印法,将那些仙人或者镇压,或者焚成灰烬,或者驱逐。
苏云抬起双手,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的手掌,又惊又喜:“我的印法比从前厉害了很多!师蔚然还向我挑战印法,与我不相上下,但这次,别说西君蔚然,就算是东君逐志,印法也未必是我的对手!我果然在印法之道上有着极高的天分!”
自从东君芳逐志和西君师蔚然搬到帝廷以来,苏云便屡遭他们的联手打击。这两位第一仙人挑战苏云,每次都挑战印法,芳逐志能把苏云压在地上打,便是师蔚然也能与苏云平分秋色。
这就是苏云看到两人被金链子吊起,也不曾施救的原因。
他们二人,甚至一度让苏云对自己的印法天赋产生了怀疑!
不过现在,苏云对自己印法的信心又回来了,而且愈发茁壮。
“虽然我在印法上的领悟不多,虽然我没有修成印之道的三花,但我依旧是印法的天才!”他自信满满。
有他相助,莹莹终于得以安心驾驭五色船。
飞来艳福
她催动这艘船,托着两块雷池碎片全力行驶,渐渐将距离拉开,那些楼船穷追猛赶,却越来越远。
终于,那些楼船不再追赶,苏云和莹莹都松了口气。
“或许,可以多来抢劫几次……”苏云不禁又动了心思。
这时,一个身影轻飘飘的落在五色船上,背负双手,四下打量,赞叹道:“好船,好船!何人如此奢侈,竟然用五色金炼制楼船?这艘船,不似我们仙界之物啊。”
苏云心中微动,轻轻咳嗽一声,莹莹会意,立刻落在他的肩头,身上缠绕的金链徐徐游动。
苏云悠然道:“这艘船,的确不是仙界之物,此船乃是太古之物,来自于咱们这片宇宙的下方,帝混沌立足开辟出我们宇宙的地方。这是一艘古老宇宙的采矿船。”
他目光落在这个不速之客的身上,只见这人是中年人形象,留着秀气的胡须,身上的衣物穿戴整齐,一丝不苟。
不速之客身上的每一件饰物都极为讲究,恰到好处的挂在该在的位置上,他的头发也是梳得一丝不乱,每一根头发都有着其专属的位置。
太子妃花事记
束发的带子和冠,也是没有丝毫的不整。
这是一个极为认真的人。
苏云确认,自己从未见过这张面孔,他的眼睛中闪烁着中年人的智慧与从容。
苏云虽然没有见过此人,但是确认自己听过这个认真的中年男子的声音,当时他在地底的历阳府中,中年男人的声音模糊不清,不过苏云可以确认,仙相百里渎就是这个声音。
那中年男子惊讶道:“莫非是从混沌海中打捞出来的船?我曾经听陛下说过,他曾见匪首苏云,驾驭黑船来袭杀他。后来黑船磨砺去锈迹,想来便露出五色金的本质了。”
苏云笑道:“是的,逆帝步丰,险些便死在我的手中。逆帝的仙相百里渎,想来便是阁下了。卿本佳人,奈何为贼?你若是肯归顺……”
那中年男子百里渎脸上的惊讶越来越浓,突然打断他,道:“苏圣皇知不知道,你我相距不过五丈。我若是出手,五丈之间,哪怕是帝绝复生,帝倏复出,都救不了你。”
莹莹身上传来大金链子流动发出的哗啦哗啦的声音,小书仙背负金棺,跃跃欲试,她的双膝已经蹲下!
苏云抬手,止住莹莹,面带微笑道:“我并未说错吧?步丰,帝绝弟子,师恩如父,步丰却弑父夺位,称之为逆帝,不为过吧?你帮助步丰弑君夺位,称你为贼,不为过吧?”
百里渎失笑,摇头道:“苏圣皇误会了……”
“仙相,还是称我为苏阁主吧。”
苏云摇头道:“圣皇是仙廷封的职务,在你我之间,并不适合这么称呼。我乃第七仙界的苏阁主,阁下是仙廷的贼相,并非是上下级关系。”
百里渎点头,笑道:“你成为天府圣皇,上报给仙廷,便是我批过的。说起来,你算是我的学生,是我门下。不过你而今为反贼,我的确不能与你牵连太深。苏阁主,你说帝丰为逆帝,我为反贼,未免高看了帝绝。帝绝的江山,是从第一仙人手中巧取豪夺得来的,本来便得位不正。帝丰除掉帝绝,得到天地正统,不过是拨乱反正。”
苏云挑了挑眉毛。
百里渎继续道:“当年帝绝欺骗第六仙界,说第六仙界是凡间,第五仙界才是真正的仙界,要我们飞升。待到第五仙界腐朽,他又谋害自己的弟子楚宫遥,夺其气运。为师者,无舔犊之情,反而加害弟子,如何配做老师?他是始作俑者,德不配位,因此帝丰效仿。”
苏云失笑:“而今帝丰的作为,又与帝绝有何区别?他的作为,比帝绝还要帝绝。我从未见过如此昏聩无能之帝,也未曾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相。”
百里渎不以为意,道:“我本是生活在百里之河的河畔,虽有才学,却无所事事,是陛下发现我的才能,提拔我。我效忠陛下,又有什么可以指责的?厚颜无耻,我不见得,然而苏阁主却称得上。”
他顿了顿,道:“苏阁主幼不孝廉,为父所弃而成孤儿。阁主眼盲心瞎,克杀曲进,混迹于鬼神之间,与狐朋,与狗友,自幼接触畜生之道,未尝听过人之道。及年长,遇逆贼裘水镜,左松岩,左裘二人,造反弑君之人,无法无天,无君无父。二人言传身教,苏阁主青出于蓝,于是跳梁,拜邪帝为父,拜冥帝为兄,与帝倏沆瀣,与尸妖一气,献媚于天后,仗美色而进谗言于仙后,猥猥琐琐,未尝有苏阁主者。”
苏云气得身躯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