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6uy好看的言情小說 穿越從無敵開始笔趣-第七百三十三章 祖傳寶物鑒賞-bil10

穿越從無敵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無敵開始穿越从无敌开始
“哈哈,你好你好!”
李一然带着老金一路点头,和不认识的胜府丫鬟仆从等友好打着招呼。
“到了!”胜新走进灯火通明的大屋,介绍站起的年轻四位来,“这位是我大哥胜山……”
“等下,”全身闪亮的老金扫了眼四周,打断道,“怎么不见胜老爷,是不是看不起我老大!”
“哎,老金别乱说话,”李一然朝老金满意点点头,接着说道,“我们俩可是无名小辈,能进来这就已经不错了。”
有些矮壮的胜山抱拳道:“两位息怒,我爹一直闭关,所以府中事务一直都是我等兄弟姐妹共同做主,我不太会说话,十六弟,你替哥解释解释!”
胜新,也就是胜府十六弟,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了,也怪我没有事先言明,家父一直闭关不问世事……”
李一然忙摆手道:“没事没事,哈哈,刚开玩笑的,嗯那个大家也都别站着了吧,都坐都坐吧。……,哎别请别请,我坐这就行,……,不行,你大哥必须坐主位,我和老金坐旁边就行。”
落座之后,胜新示意仆人上菜,接着介绍起在座的其他来:“李会长,这位,是我的二姐,胜彩!”
偏男子打扮的胜彩点头微笑道:“久仰大名,小妹胜思白天惊扰李会长,还望勿怪……”
“没事没事,”说着李一然看向坐在对面撅着嘴的那个圆脸女子胜思,笑道,“也是我太过鲁莽,冒犯了胜思姑娘,今晚特来赔罪,……,嗯,有份礼物希望胜思姑娘能收下。”
说着,李一然示意老金拿出仆从搬进来礼物其中一个精致的盒子,放到了胜思面前。
“我不稀罕!拿走!”
“小妹,”坐在胜思旁边一个胖脸青年男子按了按她的肩膀,说道,“既然李会长送了礼物你就应该收下,别太耍小孩脾气……”
“不行,那巴掌我必须还回来!”
“行,我替李会长还了,打我一巴掌。”
“五哥!你,你不讲理!”
这时大哥胜山开口训斥道:“好了!事情已经过去,不准再提,小妹自己倒杯酒,给李会长赔礼道歉!”
“凭什么,大哥我……”
“不准犟嘴,倒酒!”
想必是胜山在弟妹中威望甚高,胜思虽然内心愤愤不平,但仍是倒满酒杯,也不站起,拿起酒杯朝李一然一举,接着一口饮尽。
胜山又喝道:“你这是道歉?一点规矩都不懂?重来!”
“好了好了,”李一然摆手道,“这样倒显得我不讲理了,我呢也喝一杯,……,胜思姑娘,对不起,干了!”
这时老金拍手笑道:“这酒喝了,菜也该上了吧,我这肚子都饿了,我和老大还准备过来蹭饭的,你们可不能只拿酒招呼我们,喝酒可喝不饱。”
胜新也笑了起来:“稍等稍等,菜已经,哦,来了!”
… …
菜过五味酒过三巡,胜山主动说起正事来:“李会长,冒昧问句,我族那些圣器,是否在李会长手中?”
李一然手中筷子不停,点头道:“是的,大长老让我代为保管。”
无毒不妃:妖孽皇叔轻点疼
二姐胜彩半开玩笑道:“李会长可别把大长老搬出来,我们几个胆子很小的,吓坏了可陪不好李会长吃酒呢!”
“哈哈,”李一然端起酒杯,敬胜彩道,“那我要趁你没被吓坏之前喝一杯了,来,哦!好酒量,我也干了!”
吃了几口菜后,李一然继续说道:“也没拿大长老压你们的意思,大家喝了酒算认识了,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胜山和弟妹眼神交流了片刻后,说道:“那我也不绕弯了,我们胜府想向李会长买下其中的,‘火羊角’!”
“有这个,我怎么不知道。”
“呃……”
“哈哈,”李一然笑道,“开玩笑开玩笑,我记得里面是有个妖呃圣器叫火羊角的,挺不起眼的,你们怎么知道?”
“实不相瞒,它曾经是我胜府祖传宝物!”
李一然眼睛一眯,停下筷子,问道:“真的?”
“真的,哎,当初,至尊说是为了,嗯咳咳,从我爹手上把火羊角要去,本来说,哎,耽误了,现在我们又知道它在李会长手中,三长老也说不干涉,所以想着从李会长手中买下来,您可以说出价码,我们……”
“等下先,我呢,好奇问句,其它的圣器,是不是曾经也有主,是谁家的传家宝之类的?”
胜山点点头,说道:“据我所知,至少三件曾经是的,李会长,您的条件?”
“这个先不急,容我考虑下。”
“哼!”一直板着脸的胜思插话道,“不就是想趁机敲诈嘛,没有一点风度……”
“小妹!”胜山喝止道,“不得无礼,……,李会长,小妹口无遮拦希望别见怪。”
“见怪什么,她又说得没错,哈哈,我就是趁机待价而沽,这样吧,你应该能联系那几家吧,传家宝在我那的,明天或者后天,再聚一起吃个饭,到时候一起,什么都好商量,如何?”
胜山没有立即回答,思索片刻后,点头道:“可以,嗯,正事谈完,来,喝酒!”
“好,不醉不归,老金别偷吃菜了,敬酒啊!”
盜墓 筆記 小說
… …
一顿丰盛的晚宴结束,李一然谢绝了胜府的车架,扶着晕晕乎乎的老金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老金打了个酒嗝,精神放松,脑袋比平常活络起来,说道:“老大,你明天是要搞大动作,是吧。”
“有嘛,让他们请客,我们再蹭顿饭而已。”
“扯淡!嗝,老,老大你一撅pigu我就知道你拉,拉什么……”
“去你的,真喝多了,老大都敢消遣。”
“哪敢,嘿嘿,老,老大我可没喝多,这才喝几杯,根本没到我的量,我,我呕,等下,我吐……”
话未说完,老金直接吐了出来。
李一然屏住呼吸,挪到老金身后,一只手抓住其肩膀,让他不至于摔倒。
“怎么回事你们?”一旁敞开的店铺出来一个长相奇特的妖兽,口吐人言道,“都吐门口我们怎么做生意!还吐,找揍!”
妖兽长长的尾巴扫向弯腰的老金和李一然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