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無量劫主 線上看-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清淨本質熱推

無量劫主
小說推薦無量劫主无量劫主
五德始终说?邹衍?
陈安早就觉得三皇五帝的神话传说有些眼熟,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洪荒初分,有些东西流传了下来,因而被人传颂。
可眼下属于上古先秦的历史竟也是如此的眼熟,实在是有些不同寻常。
尤其是其中还有着“五德始终”、“邹衍”、“鬼谷”、“王诩”的字样。
陈安第一反应是,真实的历史是这样吗?
他虽从三皇五帝的时代走来,可却因为谨小慎微,并没有站在一定的高度去认真探索过整个常阳世界,很多时候他都只是在中土大地的一隅角落,建两三间茅屋,或于荒山野地打个洞穴,安然度过这数千载悠悠岁月。对中土大地的风云变化,王朝兴替,没有必要,还真没怎么关心过。
直到两汉之时,他确定了著书立传和传教立道留存印记的方法,并开始主动入世实践。
可即便是这样,他也没有对天下大势的发展,对于一些经史子集的记述,有过多的关心,很多时候还是以一个局外人的视角漠视着一切。
在刚刚成道的他眼中,那毕竟是凡人的世界,凡人的历史,凡人的智慧。
眼下,是他第一次从一本网络小说上看到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看起来并不像是作者杜撰,倒有些像是真的。可如果这些是真实的历史,那么五方术士和常阳山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
想到这一点,并不是陈安的八卦之心作祟,而是忽然间隐隐有着预感,他似乎把握到了五方术士的某些关键,那是可以应对邹衍威胁的关键。
陈安暂时没有贸然做其他的事情,按捺下心中好奇,安静一晚。
第二日,他吩咐程光看店,自己则早早就到了刚刚开门的市图书馆,找到了一些有关历史的书籍。
似乎是因为经历了一轮“焚书坑儒”,有关那个时代的记录并不详尽,除了始皇横扫六合一统天下之后的桥段外,春秋战国八百年历史仅只是一些残破的片段。
这八百年的历史就是由这些残破的片段拼凑而成,只有一个大概的轮廓。
陈安善于处理信息,可透过这个轮廓也只能看到一些大概的社会状态,看到春秋各国的争霸,这些宏观的东西。
至于细节,真是什么都没有,其中甚至包括一些偏远小国的存续。
“如迷雾一般的历史。”
陈安喃喃自语了一句,目光有些发直,似有奇异的光影片段从其中闪过。
这是一眼万年的能力,在能量度的层次上,他的确只有轮回两三级,但在本质上他却是不折不扣的清净道主。
拥有这种能力,他其实也不需要这类的历史书籍,也能看清过去未来,不过他却需要一个真实的定位,来确定心中几桩较为疑惑的事情。
过了一会儿,陈安眉头微皱,一眼万年的能力并没有让他看透整个时光长河,在一些细微之处,竟然有着迷雾的笼罩。
可以隐瞒清净道主的迷雾?
常阳山真的有问题!
陈安回顾过往,发现他挑选这里作为战场似乎不是偶然。
一开始是青木的试炼让他认识了常阳山,认识了破碎洪荒,而青木的立场所代表的正是琼华圣域。
在邹衍彻底与末劫融合后,左右琼华圣域走向的是实际被镇压的王诩。
也就是说,把破碎洪荒这个战场的选择交给陈安的,其实是王诩。
在陈安证就清净,将存在于过去的邹衍引出,两者正式开启无量之途的试炼时,可以说王诩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无论谁是最后的成功者都会离开大宇宙。
在这种情况下,末劫对诸天万界的威胁已然不复存在。
亿万年来都在对抗邹衍,对抗末劫,守护诸天万界的王诩算是彻底成功了。至于无量之途会在什么地方开启,最终的获胜者是谁,其实并不关祂的事情。
那为什么祂在最后,会给陈安指引破碎洪荒作为最后的战场。
陈安一时之间不禁想到大将军王说的那句话。
“天玄已经彻底疯了,我和天机都更希望你能成道。”
当时陈安的考量是,祂们的话不可尽信,所以也没太放在心上。
但现在看来,王诩完全没有必要做这么多此一举的事情,可他既然这么做了,那就是说明,这里有能让陈安占据上风打败邹衍的方法。
无论祂们是出于什么心理,就目前而言,祂们的支持或许是真的。
其实,之前还有一个让陈安疑惑的点,那就是有关上次,邹衍的袭击。
对方做的事情很可疑,祂竟然先花费大力气从常阳世界剥离出一个碎片世界,再向陈安发动攻击。
这看起来完全是多此一举的行为。
常阳世界虽然末法末运,邹衍所能动用的手段有限,但同样被压制的陈安所能使用的抵抗手段也不多,两厢抵消,祂干掉或捕捉陈安并不会比剥离一个碎片世界更费力。
全然没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甚至祂这稍显多余的举动还让陈安找到了破绽,从容逃脱。
否则,祂若在常阳世界行动,陈安根本拉不开“距离”,靠着自毁金身,完全没有从对方手中逃脱的把握。
这么多此一举的行为,除了更急切的想要捕获陈安外,似乎还有着想让陈安远离常阳之阳的目的。
也就是说,在常阳之阳的历史长河中,真的隐藏着对方的某些秘密。
如此想着,陈安的目光又落在手中的书本上,那个战国末期的齐人邹衍,那个创立五德始终说的邹子。
自他之后,这个世间才有五行阴阳的概念。
“这种感觉为何会如此的熟悉?”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無量劫主 愛下-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清淨本質鑒賞
陈安不禁回想起自己之前所做及当下正在做的事情——在这个世界留下印记。
成为清净天道主后,那最初的源点才是他的本体,但这个本体却没有任何的时空概念,想要对诸天万界产生影响,就必须要有着道标的留存。
所谓道标,一开始陈安的认知就是成道的金身,也就是那尊大罗天巅峰的遗蜕。
那具金身,在之前与邹衍的周旋中,被他自毁了,为的就是让对方失去他的踪迹。
当时那玩意毁了,他也没觉得有什么,靠着无中生有的神通还能再造,他可以无限次的复活。
可现在想想,真的是无限次吗?
无中生有,虚空造物的确不需要什么材料,但他的复活也是有着准则的,那就是他在这个世间留存的印记。
所谓印记,就是在他成就清净之时,在时光长河中,点亮的那一个个身影,那近乎无数个他。
因为存在过,所以留下了印记。
既然有印记就可以形成道标,于那片时空重生。
清净道主的确不死不灭,可每一位清净道主在诸天万界留下的印记却是可以被磨灭的。
尽管每一位清净道主的印记都近乎无限,但并不是真正的无限,当祂们的印记被磨灭后,祂们的确不会死,但却会彻底失去时空的概念,迷失乃至沉睡于宇宙中心。
也就是说,他们本身的存在于诸天万界中消失。
陈安初成清净天,对这方面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但根基前后逻辑的想象,却有些明白所谓印记的重要性。
而对这方面的了解,让陈安不禁想起某些古代的大能者,那些仅有似是而非神话传说留存的教主们。
祂们似乎就是这样成为了某些博弈的失败者,失去了存在于诸天万界的根基。
也就是说,他和邹衍的争斗,可以从印记上入手。
想到这里,陈安又不禁开始审视自身。
因为对邹衍的惧怕,他一来就开始想办法在常阳世界里留下印记,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使自己不会轻易被“杀死”。
而之后为了从邹衍手中逃脱,他也的确用到了之前留存的印记,自毁金身后,靠的就是那些印记,再度“复活”。
之后,他更是在这个信息化的时代,通过网络文学的渠道,不断的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
这本是属于清净天道主的本能驱使,但却没想到似乎歪打正着的触动了某种争斗的本质。
再向手中那记述邹衍生平的文献看去,陈安又有了新的认知,这应该不是重名,甚或不是某些映射的巧合,包括上古先秦,包括炎黄华夏,包括一切他看起来似乎和中央界有些相似的历史,以及那相似的人名。
常阳山“地势”险要,或可成为某些大能存在最后的隐秘根基所在,比如人皇、金皇、佛祖……
这场有关无量道途的争斗,似乎远没有陈安所想的那么简单。
陈安目光空洞,仿佛又回到了成道之时,听见王诩说的那句话。
那时,他只以为,天机天玄是双赢,可现在看看到底谁赢了还真不好说。
天机真不愧是天机。
当然,这些已经不再是他所需要去想的东西了,或许人皇、金皇、佛祖之流都无需在意,无量道途已然开启,试炼者只有他和邹衍,那些家伙或许在数个纪元之前就已经输了。
不过从这历史之中,他也不是一无所获,起码与邹衍争斗的方法,前所未有的清晰呈现在他的面前——磨灭对方的印记,吞噬其本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