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大清隱龍討論-4819 豈能敗?豈敢敗?閲讀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大清隐龙
一边是退无可退的第三师官兵,他们知道此刻大营内由于第五师的擅自进攻,已经造成了防御力量空虚。
以前还能选择放弃战壕退入营区防御,但是此刻他们是绝对不敢了,让出战壕就会让原本东南防区薄弱的侧翼更加薄弱。
如果敌人趁机攻击御林新军的侧翼,柏敏他们一个师负责两个防区本来就顾不过来,一旦侧翼不稳那可全局堪忧了!
退无可退那就只能拼命,第三师从上到下全部指挥官下沉到战壕里面去,就连白战也亲临第一线指挥战斗。
临时指挥部放在一个医疗站里,伤兵在最里面包扎,白战和手下参谋们堵在门口,一方面直接指挥战斗,而另一方面他们也做好了短兵相接的准备!
手枪压满了子弹,军官级别可以带军刀,白战把老祖宗传下来的那把明代雁翎刀,至少有三百年的历史了,但是一直保养的非常好。
这是祖宗入关时候血战之后的缴获,不知道是从哪个明军军官手里缴获的,刀身修长曲线优美,血槽里暗色都是二百多年渗透的血浆!
此刻刃口经过重新打磨,异常锋利,白战用一块白棉布仔细的擦拭,并侧耳倾听着暴雨一样枪声中那一阵阵歇斯底里的吼叫。
“疯了!咱们西山营实战第一战,就遇到了这样的疯子……打胜了,咱们第三师也就脱胎换骨,有了军魂了!”
“要是输了……呵呵,我们第三师从今往后也就只能是一个笑话,从今往后强军列表里可就没有咱们的名头了!”
“戈登爵爷不止一次跟咱们说过,大英帝国为什么是日不落帝国?那是因为他们国家从上到下都信奉海军精神,就是礁石!”
“无论风浪多猛烈,礁石永远屹立在大海上!一个孤悬在外的欧洲岛国,几千年都没有强大过,却在大航海时代踹翻第一个日不落帝国西班牙,又压死了崛起的法国和沙俄!”
“这才有了如今最强横的大英帝国!没有任何一种成功是可以不流血的,不踩出一个个血脚印来,帝国就休想崛起!”
“我大清要是想中兴,就得有这样的礁石精神!爵爷不在场指挥,大家也不能给爵爷丢脸!”
“打出我们第三师的名头来!将来咱们这些打熬出军魂的兄弟,才能开枝散叶,形成我大清国内的军事显贵集团!”
“今天血战的连长,未必不是未来的团长师长……未来在做的各位,未必不是各个独当一面的军师长!”
“兄弟们!用我们今天的血战,换一个万年的前程啊!”
“就从今日起!大清国那个八旗军事制度就得给咱们让位了!从今以后,大清武将显贵,必将处于西山营和御林新军之中!”
“我们才是帝国的未来!八旗吃了二百多年的铁杆庄稼……就要让给咱们吃!”
“拼出一个富贵前程来!”
杀!战壕内上万兄弟同心,其利断金,西山营不是大清国的小透明,他们已经在蛰伏中拥有了自己的思想!
就在此刻,遥远的东海上,一艘英国邮轮正向北方航行,夜色中戈登满脸铁青在甲板上吹着冷雨。
雪茄一根又一根的抽着,西面隐隐能看见中国大地的海岸线,苍青色的海水上面,有隐隐的群山丘陵和平原。
星星点点的火光勾勒出村镇的轮廓,这个国家已经风雨飘摇了,越向北方走这雨势就越发的猛烈。
“怎么就突然爆发战争了?怎么就一下子灾情扩大了?怎么会出现数百万的灾民变成了叛军?”
“你们千万要顶住,记住我曾经告诉过你们的一切……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要牢牢的扼住命运的喉咙!绝不妥协啊!”
西山营是晚清朝廷所打造的第一支纯西式军队,载淳不可能不上心,为了清扫西山营中鬼子六的余孽。
他派出了两大心腹,一个是惇王爷自己的五叔,而另一个则是在英国重新纳入麾下的戈登提督!
戈登本来就打过太平战争,跟清朝有过长时期的合作,要不是跟李鸿章之间有权利争夺,否则没准就留在大清了。
后来离开了大清,这戈登也是礼送而走的,朝廷给了他很高的礼遇!
等到同治帝游学欧洲之后,他再一次向戈登伸出了橄榄枝,在众多利益考虑下,戈登重返东亚。
这一来就让同治帝给沉入西山营了!
西山营得到了近乎于拆解式的打散重建,第一、第二、第三师都是戈登亲自训练!
第五师和第六师,则由惇王爷亲自指挥,一个洋鬼子能带比王爷还多的兵力,可见载淳对他的信任了。
而戈登还真的是尽心尽力,他不仅训练了这些士兵的体魄,同时也训练了这些士兵的灵魂!
戈登和载淳有过秘密的计划,这个计划庞大到可以让所有八旗子弟胆寒,这几乎是颠覆性的改革!
这个改革计划,只有同治帝、戈登还有御林新军的高级军官还有西山营的高级军官知道内情!
加在一起不超过二十个人!
是什么计划呢?同治帝要行拿破仑当时的铁血手段,要打造属于自己的新军事贵族集团,来完全替代落后的八旗军事集团!
彻底换血!他要把大清国的血彻底换一遍!
戈登在甲板上急的直跺脚“怎么就在我出门在外的时候打仗了!白战他们挺得住吗?这第一战可不能输啊!”
“要打出新军事集团的军魂出来,要拼命啊!”
“快点,船长你能不能再快一点……我要马上回到京师去!”
精彩都市小说 大清隱龍 愛下-4819 豈能敗?豈敢敗?讀書
戈登无眠,同治帝载淳也无眠啊,就在太和门大殿的门口,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门框上,眼睛虚无的望着南方的天空!
“王侯将相竟有种乎?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师傅啊,您还记得当年教我的这个故事吗?”
“这才是一切革新的本源力量啊!不能输,我绝对不能输!”
“涿州大营之战,是朕的新军第一场血战,你们要是赢了,就是咱们这个集团赢了!”
“之后的换血改革才能成功!如果你们失败了,我的变法也就终将会失败!”
“你们不是在为朕战斗,你们是为自己战斗,为自己拼命啊!”
“呵呵呵……哈哈哈哈……师傅啊!您看看我……看看您的徒弟有多优秀?”
“你所有的弟子里,我才是最优秀的,也只有我才能领会你最深的政治哲学,我才是您的亲传弟子啊!”
太和门前,载淳笑的如同鬼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