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ptt-第五百一十六章 霸道總裁——媧皇!相伴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洪荒之圣道煌煌
一指之间,有生路若隐若现。
只要把握好时机,再有娲皇本尊相助,里应外合,东华便可挣脱人道困杀,逃出生天。
只是,做着这番动作的女娲,小脸上满是愁苦,心都在滴血。
——不能趁胜追击、落井下石,逼迫万恶兄长低头,喊她姐姐……真的是好不甘心啊!
可是话又说回来。
毕竟是自家人……要处理,也只有她这个自家人才能处理,对之喊打喊杀。
扑街在别人手里,算什么?!
她不容许!
死别人那儿,风家损失惨重。
跪在她娲皇手里,就是风家人的左手倒右手,不亏不亏!
——除了伏羲会不开心。
——但这何尝不是女娲的胜利?
娲皇有自己的倔强与坚持。
然而……
立于此间的伟岸巨神,依旧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之后便……
没下文了。
根本就不选择执行女娲的计划安排!
东华帝君,他从来不怕死。
甚至于他的死,才是一场最庞大阴影黑幕的真正展开!
更何况……他什么时候沦落到了,需要靠着娲某人的庇护,才能活下去的地步?
那真不如死了算了!
太昊镇定依旧,纵使“东华帝君”被进行最惨烈的攻伐,他也毫不动摇,选定了龙祖这个唯一的目标,往死里捶!
“吼!”
龙祖悲鸣,血洒岁月,被又一次的创伤和削弱。
哪怕这样的代价,是东华在以性命相搏,才收获的战果。
“轰!”
“咔嚓!”
第四斧斩下了!
这一回,简直堪称是毁灭性的打击!
随着战斗,人道的战力上扬越发的恐怖,再有东华的不断虚弱,让他在走向败亡。
东华“死”了一次!
开天神斧之下,帝君的形体被击灭了,元神也在溃散!
唯有那方超然的真灵居所、识海天地,顽强的继续存在,却也被人道循着因果,余波攻杀而来,令天地微微波动起伏。
巨神巍峨,冷静淡漠,眸光幻灭间,无上的道境演化,无中生有。
这是极尽的成就。
哪怕是肉身和元神都破灭,归于虚无,并且被人道动用概念手段去镇封,因果诛杀……可当太昊的一点真灵动念,一切又尽皆重新生成了!
只是,生死搏杀,即使刹那的破绽,都会被无限放大。
东华帝君依旧神通莫测,依旧神勇无敌……可一朝失了先机,立时坠入最恶劣的处境!
“轰!”
第五斧!
人道杀伐,趁你病、要你命!
“嗡!”
生灭的轮回转动,东华帝君再现时,已然被打入了一个特殊的概念领域,至高的道则降下,亦如龙祖在先前受到的打击,是覆盖因果、斩落道行的攻伐!
不得不承认,人道的学习能力之强,强的可怕……对手用过的招式,转眼便能学会,反攻其主。
帝君陷入困局,气息大衰减,即使背后有人支持,但“东华”这个存在也遭到了最恐怖的针对抹杀,连形体都因之虚淡,在彻底走向沉沦与消亡!
当亲眼目睹这一幕时,女娲的脸上露出哀容。
她终于顶不住了,于识海天地中率先举起白旗,哀求与恳请,“呜呜呜……求、求求了!”
“我求求你……你走吧!”
“活下去!”
女娲带着点哭腔。
小小只的女娲投影,此刻抱着太昊伏羲的龙尾巴,在嚎啕大哭,请他赶紧走人,一切后果由她承担。
显然。
论心理承受能力,她还是比不得她的兄长。
伏羲都没有着急,能看淡生死。
她却先跳脚,太过激动了。
她在怕……怕亲眷的殒落。
哪怕这只是其兄长的一个直辖,不是全部。
可她也无法眼睁睁看着悲剧的上演,自己只能在一旁坐视。
也因此。
娲皇决定,暂且搁置家里的争端——臭弟弟不低头没关系,但他要先全须全尾的的活蹦乱跳!
赶紧的滚蛋!
先活下来!
为此,她都抱住了伏羲的龙尾巴,在那里哭嚎,低声下气的哀求。
太昊垂眸,望着这样的女娲,嘴角抽抽,眼神蓦然间温柔了一瞬。
不过很快,这点温柔就消失,心肠冷硬。
毕竟,他洞彻的分明。
此刻女娲的服软,只是形势所迫,不想他死在外头……她最终的目的,极度危险,是要在未来亲手力劈她哥啊!
将所有积年的、被压迫的怨气,亲自报复回去!
别看人道现在劈了“东华帝君”五斧……
换女娲试试?
‘九斧!’
‘劈我九斧……丝毫不用怀疑!’
伏羲太清楚,自己在女娲心中是怎样的形象。
兄长的威严,那是绝对有的。
但是最终boss的形象,也绝对少不了。
女娲奋斗一生,既是拿伏羲作为成长的目标,崇拜的对象,也是有当作必须打倒的对手。
迟早有一日!
她将踏上讨伐的路,证明自己才是风家的主人,才是家里的老大!
她,是伏羲的姐姐!
对此,伏羲表示,是要坚决镇压的。
可镇压归镇压,但女娲的前途是绝对不能耽误的。
他要镇压的,是盘古的女娲。
而不是倚仗自身超然境界,去恃强凌弱,欺负只有太易成就的女娲。
伏羲还是要脸的。
他是要鞭策胞妹。
而不是去欺凌、去虐待。
当然,立场不同,看法不同,女娲的想法跟他有所区别,那也是没办法。
做兄长的认为加班是福报,是帮助成长,做妹妹的坚决持反对意见,认为是剥削,是压制……
这就没法子了。
……
好看的都市言情 洪荒之聖道煌煌-第五百一十六章 霸道總裁——媧皇!看書
“我走了,你怎么办?”
识海天地中,似能顶天立地的太昊终于开口,“这一战,‘洪荒’在看着,人道在主持。”
“放纵我这‘罪人’全身而退,你纵然掌握造化权柄,堪为苍生之母,也是要负重大责任的。”
“现在你只是暗地里使绊子,但恐怕已经有诸般因果加身,战后必有清算,道伤加身。”
“这还算好,事后修养,总能康复。”
“但我若一走了之?”
“你的损失,便会真正的痛彻心扉——彼时你将背负整个洪荒的敌视,与我同列失信名单。”
“如此一来,本时代你盘古的胜算,立时十去其九,近乎不可能了。”
“之前付出的所有心血,所有努力,都将化为泡影。”
伏羲淡然道,讲的清楚分明。
“呜呜呜……大不了,我不盘古了。”女娲抹抹泪珠子,干脆直接的回应。
太昊语塞。
这个妹妹,还是那样的不让他省心,太孩子气了。
放手这事情,说的简单……但做到如今的地步再放手,太可惜了。
而且,很败人品——
那么多大巫打工仔,固然有一部分是因为女娲抛出的高福利,从而汇聚旗下。但其中也不乏真的想要做一番事业、改变一下时代的理想者。
女娲可以放弃的果断,这些人呢?
无数年的心血,因为主君的任性而付诸东流……对得起他们吗?
这人品一败,以后还有谁,会无条件的支持娲皇?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都要观望,都要犹豫……开局便自带逆风buff,人心不齐。
当然不得不承认,女娲的说辞,让伏羲感到很暖心。
这种无条件的支持,让伏羲忆起了他们很久以前的相依为命,以此构筑了兄妹黑庄联手纵横洪荒的基础。
伏羲沉默了。
半晌后,他硬下心肠,进行呵斥。
女娲想任性,伏羲却不能看着她任性……必须要掰回正道!
“幼稚!”
“可笑!”
太昊冷哼,似乎极度的失望,“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一个妹妹?”
“优柔寡断!”
“舍得不分!”
“你既然戴上了皇冠,就理所应当背负其重,如何能这般肆意妄为、不顾大局?!”
“说些没有意义的话,做些没有意义的事……”
“除了自我感动,屁用也无!”
伏羲的目光如刀似剑,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女娲,似乎要扎透她柔软的心,戳的千疮百孔。
“你真正该做的事情,是跟我划清界限!”
“不!不止这样!”
“如今大局已定,‘东华’之死已是必然……既如此,你就在这一战里努力攥取战功!”
“本来东华辅助你,就是为了帮助你加速盘古进程,早日证道。”
“如今事泄,我已暴露,那你便要及时止损,甚至变害为利!”
“来!”
精华都市异能 洪荒之聖道煌煌 起點-第五百一十六章 霸道總裁——媧皇!讀書
“亲手杀了我!”
“成为人道的‘英雄’!”
“拿着我的人头,去向人道邀功,取信于祂!”
“用战功,换来人道的倾向,得到资源的扶持!”
“争取更快、更早的盘古!”
伏羲冷喝,严厉要求。
“不……不不!”
女娲喃喃道,一时间被吓到了,只在连声说不。
“不?!”伏羲语气嘲讽,“废物!”
“这点事都做不了,你还能做什么?”
“你很在乎亲情?那大可不必!”
“我不需要你用这样的方式来救!”
“相比你软弱、咸鱼的模样,我更希望你能站起来!独当一面!”
“你若能有这样的勇气,‘东华’用来成全你又何妨?”
“事后,你如果觉得后悔、痛恨……那就背负着这份仇恨去成长,成长到巅峰,再进行一番大清算!”
“盘古功成后,你便直接跟‘洪荒’翻脸,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彼时合你我兄妹二人之力,两大盘古并肩,揍‘洪荒’还不是跟揍儿子一样?”
“不服就打,胆肥就踹!”
“一番混合双打,还怕不能把人道的毛病给彻底治好?!”
伏羲侃侃而谈。
这也是一条路子。
能把女娲培养起来,助其盘古。
而且……
女娲跟‘洪荒’翻脸了,他是很开心的。
不用担心会被二打一了。
在兄妹并肩收拾完“洪荒”之后,单挑方面……他会怕女娲?!
只要不被群殴,一对一他谁都不怂!
奈何。
对于他的这个提议,女娲无法接受,只是在那里摇头,再摇头。
大义灭亲,以之邀功……这样的事情,她做不出来!
“你一点都不随我。”
伏羲失望道,看着女娲,忽然话锋一转。
“这样的你,除了出生地与我在一起,本源上有着共鸣,道路上有过一段合作的经历之外……”
“真的能跟我说是兄妹吗?”
太昊叹息,激将法使的飞起,“不如这般吧。”
“你我都是大罗之上的成就者,都能重定起源,更改因果。”
“你不是常常抱怨,被我压了一头,所以十分不开心?”
“那,干脆趁着这个机会,我们斩断彼此之间的因果。”
“你我再非兄妹,自然也就不存在所谓的压迫问题,不用纠结长幼有序。”
“你的户口本上,只有一页就行,自己就是老大。”
“自由自在,也不用担心被我管教。”
“咱们俩个散伙分家,我去我的凤栖山,你回你的不周山。”
“从此之后,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女娲……你觉得如何?”
伏羲戏谑的说道。
女娲的身躯僵住了。
本来在哗哗直掉的泪珠子,凝固在半空中。
“散伙?”
许是太过于震惊,娲皇脸上的哀荣都消失了。
“分家?”
女娲喃喃道,蓦然间她身上多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
哪怕只是一道化身投影,也威慑力暴增。
“斩断因果?”
娲皇的语气再变,幽幽且渗人。
她转变的太快了。
让伏羲都觉得有些不妙……这跟他所想好的剧本有些出入啊?
按照他所思量的,是女娲在被他这番教训后,整个人委委屈屈、哭哭啼啼,悲悲戚戚的表示自己不对,自己错了,请求兄长原谅……就像个小女儿一般。
可现在?
他竟从女娲身上,感觉到了一种霸道?!
似乎不知不觉中,他的这个妹妹成长的,有点超出他的预料了。
“伏羲,我是不是对你太客气了?”
女娲松开了伏羲的龙尾巴,挺直了身子,眸光森寒,身形逐渐虚淡,在从这里消失。
消失前,她还放了一些话。
“你敢跟我蹬鼻子上脸?”
“还在教我做事?!”
“呵!”
“我要做的事情,你没有反对的资格!”
“一如当年,你对我一样!”
霸道总裁——娲皇,上线!
“还有……伏羲,你竟然有胆子对我说分家?”
“很好。”
“我记下了。”
“等这次这些糟心的事情结束,我亲自找你好好谈谈。”
“敢分家?”
“你说一次,我就打断你的腿一次!”
“超过三次?”
“直接关地下室!”
这一刻的女娲,霸道无边,超越了以前所有的时刻,让伏羲都诧异。
这姑娘……是因为当了巫族这杀马特集团的老大太久了,于是突变成了这样离谱的状态?
我去!
太离谱了啊!
在家里头,是要从受转攻了吗?
“我说到……做到!”
女娲最后的声音,回荡在识海天地中。
而在下一刻。
外界战场,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故!
女娲……说到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