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言情 邊謀愛邊偵探 txt-603:怪異的情死:第九章(4)推薦

邊謀愛邊偵探
小說推薦邊謀愛邊偵探边谋爱边侦探
一年过去了,哑巴媳妇十月怀胎,诞下了一个儿子。
伍家二儿子高兴地为儿子隆重地办了满月酒,杀猪宰羊,请了全村人来吃酒席。
虽然山旮旯很闭塞,但还是有很多年轻人,不满足现状,走出大山,去城里谋生,并学会使用现代电子产品,比如电脑和智能手机。
人氣都市小说 邊謀愛邊偵探-603:怪異的情死:第九章(4)熱推
来参加满月酒席的就有好几个年轻人,就是在外地闯荡过的。其中一个叫郑娃的年轻人,看到哑巴媳妇时,一时失态,手中的酒杯都差点掉到地上了。并不是他被她的美色所吸引了,是他发现他在那里见过那个女人。
想起来了……他曾在网络上见过一条通缉令的信息,警察重金通缉一个叫马小翠的女人,她杀了人,正在逃亡,若谁提供有效的信息,有十万现金的奖赏。对于山窝里的穷小子来说,十万块钱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更何况只要告诉警察,他在那里见过马小翠,就可以轻易得到十万现金,所以他特别记下了马小翠的面相,幻想着能在那里见到马小翠,告诉警察,那样十万大奖就轻易到手了。他有了那钱,就能在村里建新房,有了新房,娶媳妇就不成问题了。
天呐……这个看起来文弱不堪的哑巴媳妇,竟然是一个杀人犯。他记得通缉令上除了说了她的长相外,还说了她的口音是那里的,说明她是可以说话的。
村里的人都说伍家的媳妇来路不明,说不定症结就在这里,她是杀人逃犯,躲到他们村里来了,为了有一个落脚之地,嫁给了娶不上媳妇的伍家二儿子。她为了隐瞒自己的来历,所以装成哑巴。
郑娃筹划着,先不惊扰哑巴媳妇,等把警察叫来,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为此他就可以成为当地的小富翁了。
为了十万大奖,他顾不得同村人的情意了,于是拨通了警察的电话……
岑冠为了急切弄清林媚的案子,所以通缉马小翠的通缉令上,联系方式直接是他的,若有马小翠的消息,他要第一时间见到她。
5
岑冠去偏僻的小山村见到了马小翠,她不说话,看起来完全是一个哑巴,虽然他没有见过马小翠,但从来没听她身边的人说她是哑巴。
岑冠看出马小翠只是不想她的家人知道她能说话,于是支走他的家人,他们要单独聊聊。
马小翠婆家人看警察找她,也很好奇,一直围着要听个究竟,看他们要单独说话,很不乐意地走开了。
马小翠把岑冠带到山顶悬崖边上的一个大石头上坐下,便开口说话。
“我知道,警察迟早要找上我的,这是我的宿命,终究我要为胡云朵那个可恶的男人付出代价。”
马小翠绝望地说道,双眼闪烁着泪花。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笔趣-603:怪異的情死:第九章(4)鑒賞
岑冠让她讲讲她为什么要杀了胡云朵?
马小翠把胡云朵如何救她,如何把她囚禁起来折磨了两年,愤怒至极才杀了他……
岑冠听了她的悲惨经历,不禁有些动容,不由一阵同情。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邊謀愛邊偵探-603:怪異的情死:第九章(4)
“三鑫旅馆房间的一举一动,你和郑三都是知道的?房间的里的针孔摄像头是你们装的”岑冠开门见地说道。
“是的……”马小翠低着头道。
“目的是什么呢?”岑冠严肃地问道。
“拍摄人隐私,勒索别人,但这都是郑三的主意。”马小翠道。
“这个我知道。”岑冠道,“两年前,也就是你从熟悉的人中消失的那晚,你是三鑫旅馆值夜班的服务员之一,那天晚上你是不是接待了一个叫林敏的旅客?”
“你这样问,是要问衣橱尸体的事吧?”马小翠道。
岑冠听他这样说,心上不禁一阵激动,看来小翠知道衣橱尸体的真相,连忙点头道:“我拼尽全力找到你,就是为了衣橱尸体的事。”
马小翠道:“那是两起谋杀事件,那两个男人是被一个女人杀掉的,女人叫厉倩……”
岑冠打断她的话,说道:“杀那两男人的凶手厉倩,我和一个私家侦探已经找到了,她承认了他杀人的事,郑三还去勒索了她。我眼下要知道的是,女人林媚的死的是怎么回事?也就是衣橱中的那具女尸,怎么会在三鑫旅馆?”
马小翠道:“是一个男人杀了女人。”
岑冠道:“什么男人?”
马小翠道:“和她一起的男人……他们看起来是情侣,但不是那种光明正大的情人关系,到旅馆来开房偷情的人很多,见得多了,我自然能识别来开房的男女究竟是什么关系。”
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邊謀愛邊偵探 起點-603:怪異的情死:第九章(4)閲讀
岑冠道:“你认识那男人吗?”
马小翠坐在石头上,那双粗糙的手不自在地在膝盖上摩挲着,说道:“不认识……”
岑冠把刘放的照片从公文包拿出来,给她看了,马小翠说是他杀了那女人。
岑冠收起照片,望着她满是泪痕的脸道:“说说男人如何杀了女人?怎么女人的尸体会在旅馆衣橱里?”
马小翠的双手握成拳头放在膝盖上,说道:“他们进去205号房间后,女人看见床上有两具男尸,蹑手蹑脚走到床边,应该是看到尸体的惨状,受到了惊吓,女人扶着床头柜渐渐倒到地上了,不能动荡了,但又像得了什么怪病,受了刺激,突然晕厥过去了,我想就两具尸体,不至于吓得她晕倒过去。男人没有采取施救措施,而是不慌不忙地从衣兜里拿出一盒牙签,抽出很多根,残忍地插进女人的头顶上,然后打开衣橱,他把女人抱进衣橱,再把两具男尸拖进衣橱。他把女尸放在两个男人的中间,并从地上捡起一张蓝色布巾,撕成条,把他们三个的手腕绑在一起,做出情死的假象?……似乎他们三个殉了情,把衣橱当成棺材。”
岑冠道:“那个女人和男人怎么到了你服务的三鑫旅馆205号房间的?我们没有在205号房间找到针孔摄像头,旅馆的其他工作人员也没见到那女人去你们三鑫旅馆。”
马小翠道:“摄像头之前被郑三拿走,拿走去勒索厉倩了。之后放在房间摄像头是我放的,我想看看那两具尸体会怎样,不想拍摄到那个男人杀女人的事,确定他们不在房间后,我就拿走了摄像头,看到了男人杀女人的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