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玄幻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txt-第261章 何爲道?看書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这反派实在是太稳健了
到了苏御的时候,排到了80多名。
“苏兄,这排名也太不公平了吧”
墨阳圣子走了过来,倒是没有直接向长老们提出质疑。
万胜圣子深谋远虑,或许有自己的计划,在秘境中的时候,一直都很低调,如果不是为了传承会一直低调下去。
这个时候,还是要听听他的想法。
“只是一个虚名而已,不过他们明目张胆的把我排在后面,对万胜宗实在是太不尊重了”
苏御目光阴冷起来。
“苏兄,我去质问他们”
墨阳圣子眼中闪烁着光芒,终于找到了可以报答的机会了。
苏御看着他转过的身子微微点头。
救他本来就像问一些,魔性的事情的,没想到这家伙倒是够讲义气。
“你们这排名有问题,万胜圣子显然是这里的年轻人中最强的一个,也是他获得了传承,把他排到80多名,你们这是当着大家的面作弊,必须给苏兄的成绩一个说法”
正当所有人以为论道就要结束了,准备着接下来的感悟剑意的时刻,墨阳圣子突然开口了。
众人齐刷刷地向着他望去。
对于这个排名他们也是有疑惑,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也就没有想要提出的意思。
九天宫是主办方,他们有解释权,这个剑碑也是他们的。
能够给这些天骄使用,他们感恩戴德,怎么还要提出质疑。
他们不知道的是,论道筛选的天才,早在秘境中的时候,天赋已经被掠夺了。
过了百年之后,他们的天赋优势便会消失。
这是他们现在不知道九天宫的阴谋。
免费的东西,往往是最贵的,以他们引以为傲的天赋作为代价。
九天宫的手段也会神奇,能够将他们的天赋持续到百年之后,再完全掠夺,实在是太强大了。
“论道不在于实力强弱,而在于对道的理解深浅,苏御神通虽强,可是理解不够深”
黑衣长老缓缓地道,官方的回到了对方的问题。
“理解不够深?那什么样的才叫深?”
墨阳圣子不服气。
对“道”理解的深浅,完全可以通过神通的强弱体现出来,这群长老所言,是想把他们当做三岁小孩一样蒙骗。
一般的论道,不是比较神通高下,那是比较什么?
比较对道家经书的理解?
可笑可笑。
“深浅自在我们心中”
黑衣长老故作深沉。
随即玉衡真人进入了宫殿中,问几位长老:“发生什么了?”
“有个选手在闹事,认为我们的评定不公平”
黑衣长老恭敬地回答。
爱不释手的小說 這反派實在是太穩健了-第261章 何爲道?展示
“这些长老都是德高望重之辈,他们的评定不会有问题的,若是你执意取闹,那就剥夺你的资格”
玉衡真人喝道。
剑碑都是他们九天宫的,他自然有这个权力。
他也早看这个魔修不顺眼了。
要不是以牧真人不计前嫌,玉衡真人可不允许北玄域的前来论道。
此话落下,所有参赛选手都是倒吸一口凉气,面露畏惧之色。
心中思忖,这墨阳圣子不是没事找事吗?
干嘛要和主办方过不去?
真是太愚蠢了。
韶菲和莫如雪想的却不一样。
她们两个听到这话,脸都气红了。
云仙圣子虽然之前记恨苏御,这个时候也觉得不公平。
九天宫实在是太嚣张了,即便是主办方,也不能完全不讲道理。
这是没有把其他宗派放在眼中。
这次针对的是万胜宗,要是针对他们,恐怕也会是这种说辞吧。
九天宫一向是与世无争,看来都是装的。
是觉得其他的宗派不配成为他们的对手,才不争。
现在万胜宗强大了,他们这是想要争一争了吗?
“如果举报不公,需要剥夺领悟剑意的资格的话,那将我的资格也剥夺了吧”
韶菲一步上前,冷哼一声。
“这,韶菲小姐乃是天纵之才,对道法的领悟无人能及,你要是没有资格的话,那谁还有资格,望小姐珍重”
玉衡真人拱手行礼。
韶菲可是桃源仙山的人,他的父亲是山主,上界仙人,他们九天宫虽然强大,但是也不敢得罪。
“如果苏御八十多名的话,那也把我的资格取消了吧,我对道的理解,远不如万胜圣子”
莫如雪也站了出来。
“我也是,单论道,我不如苏御”
云仙圣子同样开口。
上次得罪了苏御,很是后悔,希望这一次能够弥补。
随即还有一些年轻人的天骄站来出来。
“掌门,你看这……众怒难犯啊,要不我们把苏御的名次提升去?徇私舞弊传出去也不好听”
黑衣长老靠近玉衡真人小声道。
“不用这么麻烦,既然是论道,那就单论道,玉衡真人,不如我俩单独论道”
苏御微微一笑,他终于开口了。
所有人都看向了他。
这是要和玉衡真人论道。
九天宫的掌教,化神巅峰境界,和他论道?
“苏兄,玉衡真人活了这么久,对悟道的体会很深,你真要和他论道?”
墨阳圣子阻止。
苏御的道法是很强大,可是玉衡真人毕竟活得大。
道,在他心中已经思考太久了。
韶菲等人也是一脸担忧,和玉衡真人论道,这是认真地吗?
大可不必如此啊?
只要他们这些人退出,只是外界的舆论就让九天宫承受不住。
到时候他们自然会妥协的。
“自然是认真的”
苏御立即回道,一脸坚定。
“那请你想怎么论道?”
玉衡真人不屑一笑。
这个苏御真是太膨胀了,竟然要挑战他。
如果对于道没有深刻的理解,他怎么能够达到化神巅峰境界?
“只问你一个问题,何为道?”
苏御眼中绽放光芒,道。
何为道?
道可道,非常道,只要是能够说出来到道,都是暂时的道,不是永恒的道。
道是说不出的。
这个问题没有答案。
“世间自有大道,左右着天地之间所有事物的运行,这是没有答案的,你问我这个问题,真是太幼稚了,既然没有答案,就不应该作为提问,可见你还是不理解道,还是回去好好念一下道家经典,莫要在这里叫嚣了”
玉衡真人哈哈大笑,很是得意。
“有答案,只是你不知道”
苏御语气坚决。
“道可道,非常道,就是描述不出”
玉衡真人反驳。
“描述不出,也能回答”
“描述不出,怎么回答,你真是太糊涂了”
玉衡真人摇摇头,感到有些无语,又有些可笑。
真没想到这被以牧道人看的如此厉害的苏御,竟然是这等冥顽不灵的人。
“你能够描述出月亮吗?”
苏御问。
“在天上放出光芒,圆的就是月亮”
玉衡真人摇摇头笑道,这还不简单?
这苏御也不知道再搞什么鬼?
“难道这也是月亮?”
苏御用手一招,一块玉盘出现在空中,放出光芒。
还不能玉衡真人回道,其他选手就开始摇头了。
这显然不是月亮。
但是他们依旧没能明白,苏御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这是玉盘,怎么能是月亮?”
玉衡真人道。
“你说的,圆圆的,在天上放出光芒的是月亮,玉盘在天上也是圆圆的,放出光芒,照你的说法,月盘就是月亮。
所以你没有说出什么是月亮,而是说出月亮的特征”
苏御道。
玉衡真人哑然,脸色有些白。
“这是不是月亮?”
苏御施展道法,这个小世界立即受到了干扰,物转星移,白天变成了黑夜。
他指着月亮问道。
“这自然是月亮”
玉衡真人回道。
虽然这个世界是他打造的,那也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也有月亮,天上那个就是月亮。
“所以我说这是月亮,是不是就回答上来什么是月亮了?”
苏御道。
众人纷纷点头。
月亮不可描述,不代表着“月亮是什么”这个问题不可以回答。
众人现在才明白苏御的意思。
莫如雪脸色惊喜,终于懂了苏御的用意,“道”也是不可描述,“道”也有答案。
既然是有答案,“道”是什么?这便成了问题。
“那我在问你,何为道?”
苏御加重了语气。
玉衡真人脸色发白,冷汗直冒。
何为道?
这个师父没教啊?也没有谁能够回答?
什么是道?
道不可以被描述,怎么又能被回答?
月亮可以被回答,那是因为有月亮。
道可以被回答,要有道才行。
可道确实存在。
不然也不会有求“道”这种事情,但是到底什么是“道”?
上哪里去寻找“道”?
他真不知道。
原来他一直都不知“道”。
“你们说何为“道”?”
玉衡真人问几位长老,态度急切。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只能摇头。
什么是道?
修道这么多年,时常思索,可是没有答案。
即便是有答案,也没有恒定的答案。
因为世上没有常道。
道,始终都是变化的。
昨日的道,可能到了现在,就不是“道”了。
几位长老不断地摇头,脸色愈发惊恐。
什么是道?
修炼了这么多年,都没有认真思考过。
他们这也算修道?
逐渐地开始怀疑自己。
“什么是道,我们不知,难道你就知什么是道?”
玉衡真人面红耳赤,反问苏御。
他回答不上来,苏御也别想回答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