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再入刀境相伴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颜儿!”黑炎老祖冷眼朝澹台颜看了过去。
见状,澹台颜赶紧住嘴,不敢再说。
陈长老看到这里的时候心念一动,觉得这个女娃身上绝对隐藏着什么秘密。
“这件事先容我想想在说,确定好了之后会知会你一声!”
说罢,黑炎老祖中断了此次与陈长老的会谈。
中断谈话后,老祖来到澹台颜的身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颜儿,江湖中行走就忌讳对人和盘托出,要知道多一个秘密,便多一个活命的机会,关于你的事情,师傅不允许你对任何人说起!”
同一时间,云岚深处。
在延绵不绝的群山中,有一个妙龄女子,正在山间穿梭游荡,一大群蝴蝶与蜜蜂,在她的身后竞相追逐着,用狂蜂浪蝶来形容,最是恰当不过。
“这儿倒也还算是一派除外桃源,丝毫没有外人说的那边悲凉与荒芜,你说是吧,小蝴蝶!”
女孩笑着去问指间停留着的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
如果有人看不到这一幕的话,那绝对会会惊恐万分!
因为那个停留在少女手中的蝴蝶,赫然是云岚有名的毒物,万毒蝶,这种蝴蝶每天毒死的采药人不在少数,据说只要被挨了它一下,普通人乃至一般武者,基本上就可以宣告死亡了。
“也不知道师门这些年来怎么样了,那个狠心的师傅也不知道已经死了没有,一晃眼就过去了好多年啊!”
少女坐在一旁的大石头上,呆呆的看着天空,在追忆着往事。
追忆了一会儿过后,她脸上的表情一变,想起起来这次来云岚是有目的的,可不是来游山玩水感慨过往的。
于是,她驱走了掌中停留的万毒蝶,转面朝南快速的走了过去,那个方向赫然就是天地会总部所在!
万丈崖,密林中。
肖舜仰面躺在水泥地中,手中死死的握着擎天刀,任由雨水滴落在脸庞上,他却毫无察觉,就跟昏迷过去了一般。
而他声旁的不远处,躺着厉魔那具被五马分尸了的尸体,在雨水以及寒风的侵蚀下,早已经冰凉一片。
万籁俱静的密林中,有一只飞鸟从树上飞起,朝不远处的山头飞去,刚才这里发生的一切,它看了一个真真切切!
许久之后,雨势转小,肖舜幽幽的转醒,抬眼茫然看着四周。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但是看着已经淡淡的有些变亮的天幕,他笃定自己差不多昏迷了有一夜的功夫。
对于昨晚发生的一切,肖舜都了然于胸,虽然那时候他的身体被人给操控了,但是却能透过眼睛观察发生的一切。
到底是哪一个强大的存在附身到了他的体内,他不知道!
不过可以敢肯定,这一切都于擎天刀有关。
回想起那个无与伦比的刀客,以及他所施展出来的那些惊才绝艳的刀技,肖舜整个人就开始亢奋了起来。
那是何等的刀法!
那是何等的刀客!
肖舜心中顿时连连发出了两声惊叹。
余光一撇,他就看到了躺在不远处易星那具死相凄惨的躯体。
心中没有任何的怜悯,他甚至连过去看一下的心思都没有,对于易星以及厉魔这两者,在他的认知中都是死有余辜的存在。
想起昨天晚上没有完成的事情,肖舜倒也不敢停留,站起身来,拿出竹筒继续沿途抛洒蛊粉。
天色还未大亮的时候,他就已经回到了昨夜众人露营的地方。
因为昨夜飘雨,这个营地里自然不会有人。
肖舜想了想之后,径直就朝早前曾经栖身过的树洞走去。
果不其然,还没彻底的走进,他就看到了正端坐在洞口,一副望眼欲穿打量着前方的巴黑。
看到一夜未归的肖舜出现,巴黑立刻一路小跑的冲了过去。
来到近前之后,巴黑上下打量了一下肖舜,见他除了浑身脏兮兮之外,并无任何的异常。
“恩公,你昨天去哪儿了?我担心的一夜都没睡踏实!”
巴黑对于自己的担心,肖舜是知晓的。
旋即,他伸手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昨天晚上发生了一点儿事情,耽误了一会儿,不过没什么大事,已经处理好了!”
听罢,巴黑没有追问什么,而是连连催促肖舜。
“那你赶紧先回去休息一会儿吧,自从来到这个地方之后,恩公基本上都没有睡过什么好觉!”
肖舜一听,好像觉得是那么回事儿。
自从安顿好寨子众人后,他没有那一天是睡实了的,光是通宵都熬了好几个。
而且昨天晚上他那也是属于昏迷并不是什么睡觉,两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想着想着,肖舜就觉得自己疲倦的不行,跟随着巴黑来到树洞之后,他就看了看还在埋头大睡的其余人,随意找了个地方和身躺了下去,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梦中,肖舜又一次来到了那个叫做刀境的空间中。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 再入刀境看書
那由器灵幻化成的中年人,张嘴对他笑了笑。
“来了!”
肖舜有些诧异的询问:“你引导了我的梦境?”
中年人摇了摇头,随即纠正了他的话。
“不是我引导了你的梦境,而是我进入了你的梦境!”
“有什么区别吗?”肖舜无语到。
“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
中年人抬眼打量着肖舜,随后缓缓的朝这边走了过来。
他一边走,一边说着:“是因为你梦到了这里,所以我才能够进入你的这个梦境,这里面存在被动与主动的区别!”
这番话说完之后,中年人也已经走到了肖舜身前半米处。
闻言,肖舜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不打算就这个问题继续和中年人讨论下去,毕竟时间有限,他还想多问一些应该问的事情。
一念至此,他便开口问道:“昨天晚上的事情……”
中年人点了点头:“是我促成的!”
“那人是?”肖舜追问。
中年人没有回答肖舜的这个问题,而是换了一种口吻。
“讨论一个已经故去的人,我认为没有什么必要,你与其将注意力放在这方面,倒不如将这份心思花在专研刀法上!”
“已经故去!”肖舜满心骇然。
那样强大的一个存在,也会故去?
说实话,他实在是有些无法接受!
可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昨夜那人为何又能主导自己的身体?
一瞬间而已,肖舜的心情变得有些复杂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