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1285章屍蟲,腐蝕洞穴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我真的是反派啊
“不重要,”徐子墨说道。
“你还是尽快让自己强大起来吧。”
“咱们尽快走吧,要不然其他人也要赶上来了,”暑龙催促道。
三人从海岸上,踏入了这片杂草丛生的土地上。
刚一进入其中,就仿佛被感应到了般,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
三人止住脚步,朝四周张望看去。
这杂草丛生中,竟然有密密麻麻的虫子从其中爬了出来。
虫子很小,只有大拇指盖大小,同体是幽绿色,泛着淡淡的光芒。
大概看了一眼,这些虫子有几万只,多到数不清的地步。
“是尸虫,”武招娣凝重的说道。
尸虫是一种很强大的虫子,它们不属于生物,而是特殊力量凝聚而成的。
只有强大的生物死去后,它们的尸体附近才会形成这种尸虫,尸虫会吞噬尸体,从而壮大自身。
但此刻,看到这么多的尸虫,就连徐子墨都有些感慨。
究竟是多么强大的尸体,才能出现这些尸虫。
尸虫者,不怕烈焰,也不惧寒冰。
它们不但数量惊人,而我无孔不入,十分的难纠缠。
当这些尸虫如同尸潮般,向四周靠拢将众人围堵起来时,不远处也传来了脚步声。
竟然是暑海以及其他势力的人到了。
“龙儿?”暑海有些诧异的问道。
“园主呢?”
“死了,”暑龙如实回道。
“死了?”众人皆是一惊,公孙木鱼的实力在众人中,也是名列前茅的。
“被这些尸虫杀了,”暑龙留了一手,解释道。
众人这才观察起渐渐围堵过来的尸虫,齐匡胤说道:“恐怕只有祖龙的尸体,才会引来这么多尸虫。”
“有没有办法对付这些尸虫,”暑海问道。
“他们惧怕生命,”齐匡胤说道。
“大家身上有什么生命类型的丹药,都可以取出来。”
他的话语落下,只见之前的一群黑袍人站了起来。
从他们出现,自始至终都是沉默不语,没有任何参言。
此刻他们似乎早有准备,不知从哪找来了一盏油灯。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我真的是反派啊笔趣-第1285章屍蟲,腐蝕洞穴閲讀
那油灯被点亮,散发着绿色的微弱光芒,这光芒虽然微弱,但其中的生命气息却让人侧目。
油灯犹如明灯,指引着这群黑袍人前进。
他们走进杂草丛生的大地上,有明灯开路,所有的尸虫不自觉让出来一条道路。
看到这一幕,其他人也是微微侧目,那强盗兄弟却是冷哼一声。
他们目视着从海岸线到龙骨的距离,不过几百米远罢了。
如果速度够快,一分钟左右就能过去,只听老大冷哼道:“要什么生命气息,一帮怂货。
有多少尸虫敢拦路,我们兄弟二人便杀多少。”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两人话音落下,身影便快速朝龙骨的地方跑去。
别看两人虽然自大,但实力却是真正的厉害,而且两人的配合也是无懈可击。
速度、动作几乎是一模一样,就像孪生兄弟,心有灵犀。
他们一人乃是烈焰,一人乃是冰霜,冰火几重天的威势在笼罩着。
沿途的尸虫全部被湮灭其中,两人先是自得了许久,眼看着就要冲进去龙骨的位置。
这前方的尸虫却是越聚越多,两人渐渐收到阻碍,有些寸步难行的意思。
有的尸虫已经悄无声息的爬上了两人的身体。
“救我们,”强盗兄弟这才惊慌了起来,不断的大喊着。
然而众人只是漠视着,谁也没有去救助。
“龙儿,来我身边,”暑海在一旁说道。
只见他从纳戒中取出一个小瓶子,这瓶子里同样是绿油油的液体。
“此乃龙族的唾液,本是生命之龙所得,我想用来关键时刻保命的,”暑海有些可惜的说道。
“如今看来也只能取出来了。”
他将唾液倒了出来,给暑家几人的身上开始涂抹起来。
“龙儿,还愣着干什么?”暑海看着跟徐子墨两人站在一起的暑龙,喊道。
“爹,我跟他们一起进去就行了,”暑龙迟疑了一下,说道。
“你胡闹什么,这是性命攸关的事,”暑海呵斥道。
“他的安全我们会保护,暑家主就别挂念了,”徐子墨说道。
要论生命之力,还有人能比得过他吗?
徐子墨随手一招,便是浓郁的生命之力迸发而出。
这生命之力将三人的身体也笼罩其内。
暑龙迟疑了一下,最终轻跑到暑海面前,说道:“爹爹,听我一句劝,别进去了,早点离开吧。”
“二弟这是什么意思?”旁边的暑海冷笑道。
“想独吞传承吗?”
暑龙瞪了他一眼,也懒得去计较。
只是说道:“爹爹,传承我们拿不到的,这里有强者。”
说完之后,暑龙便离开了。
刚刚看了徐子墨的实力,随手间便抹杀了公孙木鱼,他便知道,有徐子墨在,其他人基本都没戏了。
听到暑龙的话,其他人没有理会,不过暑海确实认真思索了少许。
他知道,自己儿子肯定是不会骗自己的。
“爹爹,别管他,咱们进去吧,”暑虎在一旁说道。
“看看情况吧,”暑海迟疑了一下。
“祖龙传承啊,若是得到了,咱们暑家的实力又会更进一步,”暑虎不甘心的说道。
“爹爹你若是不去,那我自己进去了。”
暑虎说完一会,直接朝龙骨跑去。
他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谁也不能拦住他,这可是一个一步登天的好机会。
暑海想要阻拦,却最终只能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
徐子墨几人走进龙骨内,才发现这里面也是另有天地。
龙骨往下,竟然有一个漆黑的洞穴。
那尽头也不知通往那里,乌漆麻黑的什么都看不见。
之前的那群黑袍人已经不知所踪,徐子墨微微皱眉。
看着几人说道:“这洞内有股很强的腐蚀气息,你们要不还是待在外面吧。”
“不是有你保护嘛,”武招娣笑着说道。
“我可没说保护你,”徐子墨耸肩,回道。
“暑龙,我倒是可以保护保护。”
“我要去杀齐匡胤,也用不着你保护,”武招娣赌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