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xao9火熱小說 正德崛起笔趣-第一千一百三十章他怎麼了?展示-xr4z0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之所以让他们产生这般想法。
那是因为按着将他们带到这里那人所言。
他们的容貌不仅被画在了之上,而且是分毫毕现。
栩栩如生的模样,更似是将他们的脸皮扒下了一层一般。
听闻到这般描述,众人虽然没有见识过太过高深的书画大师。
但是也下意识的认为,能将人画成这般模样的话,又怎么可能是凭空想象。
势必要被画之人就在眼前,方才能达到领路之人所言的那般夸张效果,也正是因为如此,方才让他们起了怀疑对方的念头。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此刻从天津卫城回来的众人,再也不复之前的和睦情景,所有人一脸警惕朝着身旁之人张望的同时,更是下意识的想要离开此地,不想再和眼前这些人待在一起。
可是他们这般想法,也就仅仅只是一个念头罢了,李士实在下达将他们集中安置的命令时,就已然考虑到了种种可能,所以不仅将他们的兵器全部没收不说,更是在院落之中安排了看守之人。
目的就是为了不让这些手下弄出什么是非,继而将自己之前已经布置好的一切,全部功亏一篑!
所以当这些人中,有人想要离开去他处躲藏之时,将他们领到此处的一众护卫,纷纷抽刀出鞘,其间所代表的意味,瞬间开始变得不言而喻起来。
见到这般情形的众人,满面不可置信的同时,眉宇之间更是充满了悲呛和愤怒的神色。
要知道他们聚集在一起,就是为了王爷的大事而奋斗努力的,可是谁想到,大事还不待办成,他们却成了牢中之鸟,而关押他们的,居然还是之前奋战在一起的诸位同僚。
意识到这一点的众人,不可置信过后,心中就升起了被放弃的念头。
原本一个个还傲然站立的汉子,此刻更是在察觉到这般变化后,瞬间变得萎靡起来。
就在众人或蹲或坐,一脸茫然之色,不知道接下来该面临什么的时候。
咚!咚!咚!
此处的院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敲响。
听闻到这敲门的动静,院落之中的众人,顿时变得风声鹤唳起来。
所有人尽皆露出惊惧的神情不说,目光更是一眨不眨的朝着院门的方向望去。
持刀站立在旁的护卫,小心翼翼抽刀出鞘的同时,更是轻声对着门外问询道:
“谁啊?”
“是我!王立东!”
呼!
听闻到院落之外传来的话语声,院中众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是深深吐出了一口浊气。
这名站立在门口的护卫,更是将刀还鞘,接着打开了门栓,头戴斗笠的王立东,顿时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王立东快步走进院落之中,摘掉斗笠的同时,眺目朝着面前的一众天津卫兄弟望去,全部扫视了一遍之后,方才缓缓说道:
“李大人和我都和你们一样,全部被朝廷画出了样貌!”
轰!
王立东此言一出,现场顿时一片哗然。
众人震惊不已的同时,看向身旁之人的眼神,也开始变得越发警惕起来。
就当众人疑神疑鬼,努力在大脑之中思索,到底是谁更加可疑,更加有嫌疑的时候。
王立东在看到现场的喧哗渐渐平息之后,开始继续说道:
“李大人派我前来,就是想告知诸位,他相信此次的事情,和诸位没有关系,应该是对方那里有高人在旁相助,以一种我们所不知晓的办法,描绘下了吾等的容貌。
李大人让大家不要疑神疑鬼,更不要怀疑身边的同伴,他有一句话语说的分外在理,那就是我们之中若是真有叛徒的话,还需要这般麻烦吗?
小說 免費 閱讀
直接将吾等的落脚之处如实告知,让他们出兵前来围剿不就是了,哪里还需像现在这般,拿着画像满大街的寻找,生怕我们不知道吗?”
王立东话语说完之后,目光就朝着在场的众人扫去。
此刻有了他的这番话语,之前还疑神疑鬼互相猜忌的众人,明显要比方才好上了许多,院落之中的气氛,也从刚才的冷冽,渐渐恢复成了正常的模样。
王立东看到众人这般变化,稍稍停顿了一下之后,神情也开始变得严肃了许多,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视了一圈之后,继续说道:
“方才在将你们调离到此处的时候,李大人也更换了落脚的地方,在这期间,一众手下也已经将外面的情况查探出来了一个大概。
此刻在京师之中,拿着画像搜索的是东厂之人,而他们手中所拿的画像,也就仅仅只有十张而已,也就是说,除了李大人和我之外,你们之中还有八个人,已经被对方画出了样貌。
但是之所以将你们全部集结到了这里,就是因为我们无法确定,对方到底是掌握了多少画像。
是仅仅只有眼下这十张,还是说这只是对方的诱敌之策,在他们的手中,还掌握着为数更多的画稿。
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们无法确定,也无法去冒这个风险。
所以方才将从天津卫回来的诸位,全部集中到了一起。
按着李大人的意思,他让我来安抚一下诸位,让诸位在此耐心等上一段时间,只要事情有成,吾等就可以重见天日。
而且按着李大人的意思,这一天已经近在咫尺迫在眉睫,让诸位安心等待就好。”
王立东话语说到这里,眉头忽的一皱,深吸了一口气的他,大声喝道:
“但是我不愿意!”
王立东此言一出。
那些原本持刀站立在旁的护卫,顿时一脸莫名。
而瘫坐在地上的天津卫众人,神情在呆愣紧张过后,警惕的表情,又开始出现在了众人的脸上。
此刻的众人,目光更是片刻不敢离开王立东的左右,一脸紧张的等待着他的后续话语出口。
院落之中的气氛,因为王立冬的这番话语,瞬间开始变得凝重紧张起来。
而且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当众人看到,站立在他们面前的王立东,忽的抽出腰间的匕首后,神情更是变得惊惧和紧张起来,一些坐在地上的天津卫众人,更是纷纷站起了身形,一脸警惕小心的朝着王立东望去。
站立在他们对面的王立东,见到众人这般神情之后,眉宇之间露出了一抹冷笑,伸手将身后所背的包裹解下。
接着当着众人的面,就将匕首朝着自己的脸上比划下去,几下之后,顿时皮肉乱翻,鲜血横流。
狰狞狠厉的模样,更是将现场的众人吓呆在了当场,其间一些靠近王立冬的护卫,见到他这般举动之后,作势就要上前阻拦。
可是他方才走到近前,刚要上前伸手抢夺王立东手中的匕首,就听见对面的王立东一脸狰狞的怒喝道:
“滚一边去!你不知道这脸现在就是祸根吗?难道还要留着他吸引对方上门?”
王立东的厉喝,顿时让前来劝阻之人呆滞在了当场。
而王立东强忍着疼痛,将面目划的看不出自己本来模样后,蹲下身来,从容的在包裹之中拿出一包药粉,直接撒在了自己的脸上。
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寒冷的缘故,还是说这药粉效果颇显的缘故,在王立东将药粉洒在脸上之后,没用片刻的功夫,原本横流的鲜血,就开始慢慢停了下来,最终止住。
做完这一切的王立东,一边将自己外面流满鲜血的袍子脱下,一边冲着在场的众人继续说道:
“如今大事将成,正是吾等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这般情形之下,仅仅只是因为这张脸面,就将之前的一切全部放弃,吾如何心甘!
尔等之中,可还有愿意和吾同行之辈,若是有的话,那就趁早!”
伴随着王立东的厉喝。
院落之中的众人,已然开始明白过来。
知晓了王立东方才那般举动的缘由,此刻的众人,呼吸开始变得急促之余,远在南昌的妻儿老母,当年王爷送行之时的诸般许诺,再加上方才王立东所言的种种,更是瞬间浮现在了众人的心头。
所有人神情开始变得激动不说,期间更是有人,开始大步朝着王立东的方向走了过来,一脸决绝的他,走到王立东的身前,接过其手中的匕首之后,就开始对着脸上挥舞起来。
几下之后。
顿时血液横流。
又一个看不出本来样貌之人,开始出现在了院落之中。
有一就有二,在这两人的带头之下,越来越多的天津卫众人,开始走上前排,轮流做起了自残的举动。
半个时辰的时间过去。
原本王立东站立的地方,已经一片鲜红。
天津卫归来众人的衣襟之上,更是遍布血污。
但是此刻的众人,再也无法看清楚之前的容貌。
所有人全部都是满面血污,伤痕累累,想要再通过之前的画像寻找他们,难度无异于登天。
而原本持刀站立在旁的一众护卫,此刻则是满面惊惧,震惊于现场众人的狠戾之余,更是感慨若人人都是如此的话,何愁王爷大事不成!
……
我在日本卖晴天娃娃那几年
京师西侧的一处院落。
李士实在新换的落脚之地之中来回踱步。
虽然他方才派遣王立东前去安抚众人,但是即便如此。
李士实对于天津卫归来众人的安置,还是有些犹豫,不知该下什么决断为妙。
若是从理智来看的话,将从天津卫归来的众人,尽皆毁尸灭迹,方才是最为稳妥的办法。
但是李士实之所以没下这个决定,除了因为人数太多之外,他也要考虑这件事情所造成的后续影响。
一旦今日之事,被剩下那些手下获知的话,届时众人离心离德,原本共同图谋大事的众人,再因为这么一件事情,而使得众人分崩离析,这就有些犯不上了。
可是这般在城中一直隐藏下去,也不是一个长久之计,谁知道哪天东厂心血来潮,也跟天津卫一般,开始逐门逐户的搜查,真若到了那般情况的话,岂不是还有败露的风险?
想到这里的李士实,眉头皱起的同时,更是忍不住长长叹息了一声,一脸惆怅的模样。
但是就当他站立屋中,愁眉不展的时候,院落外面忽然有敲门的动静传来,听闻到这个动静的李士实,慢慢朝着房门处走去,想要出去透透气,琢磨一下有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
黑道冷少:盛宠明星蛮妻 宫墨兮
可是他还不待走到门口,院落之中就忽然传来了一声惊呼,听闻到这个动静的李士实,思绪顿时被打断,皱起眉头的同时,更是快步朝着房门的方向走去。
几步之后,李士实推开了房门,目光朝着院落之中望去,
此刻在院落之中,王立东头戴斗笠站立在院落中央,而在他的四周,则是一众护卫,正持刀站立在他的周围,一脸警惕神色。
李士实见到这般情形,顿时露出了疑惑和不解的神色,看着四周的众人,出声问询道:
“怎么回事?他不是王立东吗?”
持刀站立一旁的护卫,听闻到李士实的话语之后,方才发现李士实已经走出了房门,期间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保护大人’,接着就有几名护卫快步朝着李士实跑了过来,更是将其牢牢护在身后。
见到这般情况的李士实,神情开始变得越发疑惑起来,面露不解之色的他,重复问道:
“这人不是王立东吗?”
站立在李士实身前的几名护卫。
听闻到他的这番话语之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
“身形和声音都像,但是他的脸……他的脸……”
这名护卫说到这里之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令他恐惧的事情一般,眉头皱起的同时,脸上更是布满了惊惧的神色。
李士实听闻到这名护卫结结巴巴的模样,满面不悦的同时,更是直接厉喝催促道:
“快说,他的脸到底怎么了!”
“呃……”
就在这名护卫神情一紧,想要开口形容的时候。
站立在众人包围之中的王立东,直接将他的斗笠掀了下来。
将他那布满血污、满面狰狞的容貌,直接暴露在了众人的眼前,接着单膝跪倒在地,对着李士实开口奏禀道:
“卑职王立东,参见大人!”